基层医疗机构的人才困局

各地新闻 南方日报 灏海小编 2016-12-05 07:56
0

不久前发布的《惠州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工作要点》提出,惠州要继续加强以全科医生为重点的基层卫生人才培养,并提出多项具体措施。

记者走访部分县区卫计部门和乡镇卫生院发现,要彻底改变基层卫生人才的紧缺状况并非一日之功,大多数相关负责人和工作人员对政策落地持支持和期盼态度,希望这些新政策可以缓解基层对卫生人才、特别是科班出身并具有一定工作经验的卫生人才之“渴”。

1 县区人才流失多,呼唤招聘自主权

博罗县探索“县招镇用”人才招聘方式改革,由县编办给县人民医院核定人才引进专项编制,用于招聘大学本科医学专业毕业生,编制定在县人民医院,并在县人民医院培训一年后,派到各乡镇卫生院工作4年。这是记者此前从惠州市卫计局获悉的情况,不过,市卫计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这种方式并非博罗县独有,全市各县区都有相同或类似做法。

“我们从2010年开始用这种办法招人,但是到2014年之后由于编制问题就没有继续了。”博罗县卫计局相关科室负责人告诉记者,上级部门每年给该县“县招镇用”项目的专项编制名额为50人,但即使是在2010年到2014年这5年,没有一年实现满额招聘。

“2010年35个、2011年21个、2012年11个、2013年11个、2014年9个。”这位负责人对记者说,这些从医疗院校招聘的医务人员中有30多位已经辞职。也就是说,5年招聘共87位医务人员,到目前的流失率约为40%。

据悉,这些医务人员的离职原因和去向各异,不少外地人员选择回老家的市级医疗单位就职,也有个别去惠州市区医院。这位负责人坦承,不可能对每位离职人员的去向都十分清楚,但据她了解,工作待遇应该不是主要因素,更多的问题在于乡镇卫生院的工作平台局限。

这一观点也在惠东县白花镇卫生院院长余帝金那里得到印证。余帝金表示,现在基层医务人员的待遇还是比较好的,刚毕业的医护人员大概就有4000元,工作两三年之后,随着职称和业务的成长,技术的提高,应该有5000元左右。

上述博罗县卫计局负责人表示,除了人员流失问题,招聘程序多、周期长也影响了基层医疗机构服务水平的提升。以2014年招聘的9位医护人员为例,实际上是2013年年底到广东医学院东莞校区招聘的毕业生,由于这些毕业生在2014年6月左右才毕业。基层医疗机构提出招聘需求后,由县政府同意后博罗县人社局发公告招聘,前后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,而且不是每个月都有招聘。她希望每家医院有招聘自主权或购买服务。

“如果能把招聘自主权放在单位,可以先招再培养,如果每次都是年初招,到年底才能招到位,个别单位的门诊都要关了。县卫计局也没有招聘权限,希望在控制总数的情况下,让基层医院有更多自主权。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即使是临聘人员也有培养周期,肯定要医学院毕业的,还要经过2到3年执业培训,像现在这样,很难在急需人才的时候及时招到人。

据了解,博罗县目前共有下属29个公立医疗单位,在职员工约2521人,其中卫计人员2439人(不含临聘),其中有88个没有拿到执业资格证。现在“二孩”放开后,人员不足是个大问题,几乎每家医院的妇幼科和外科都缺人,每家乡镇医院大部分只有一两位医生,值班需要4个人、三班倒,个别乡镇卫生院的门诊都无法正常运转。

2 县镇一体化模式,尚待落地推行

惠州日前发布的《关于建设卫生强市打造健康惠州的实施意见》明确提出,县(区)级医院与乡镇卫生院通过医联体、托管等形式,在技术支持、人员培训、资源共享、经营管理等方面实行紧密型一体化运作。

记者从惠州市医改办获悉,惠州正在实施县级医院专科特设岗位计划,通过建设、培训、支援、传帮带等方式,加强县级医院以人才、技术、重点专科为核心的能力建设,建立健全配置合理、梯队有序的人才队伍体系。

余帝金表示,“县招镇用”在惠东县白花镇卫生院还没有落地实施。对这一政策,他认为应该有一定的帮助,毕竟这样招人对本地学生有一定吸引。他说:“一体化要实施下来,可能现在还早了一点,应该慢慢推开,目前我们这边还是挂点帮扶,惠东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各挂几个卫生院指导工作,让医务人员上去进修。”

去年白花镇卫生院通过“三支一扶”引进两名医护人员,今年通过全省安排的粤东西北招考招了3个医务人员,与此同时,该院送出一部分到市区和县区医院进修学习以提高医疗水平,其中惠州市中心医院、市中医院、惠东县中医院、县妇幼保健院各一位。

在基层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中,还存在着结构性“供需矛盾”的问题。余帝金表示,目前基层医院医护人员,普遍存在平均学历低、职称低、系统知识结构欠缺、专科技能薄弱的特点。医疗从业人员数量勉强接近最低“人口—医护”比例要求,但人员结构不合理,临床上最需要的医生和护士人数不足,辅助、药剂类人员相对较多。

在乡镇卫生院探索更多人才引进的同时,村医也已纳入惠州加强基层医疗机构工作的安排。

记者梳理以往报道发现,惠州市所有行政村在2015年均实现了“一村一站一医”,全市1043个行政村共设立1496个卫生站(部分村一村多站)。但执业医生人数已从2012年的165人下降到2014年的140人,执业(助理)医师人数从610人下降到557人,助理医生人数也呈下降趋势。在整个乡村医生队伍中,拥有助理执业医师以上资质的还不到16%,龙门县这一比例仅为6.9%。

对此,市医改办提出,惠州将加大以订单定向方式培养县(区)本籍基层医务人员的力度。完善“5+3”全科医生和“3+2”助理全科医生培养体系,建立村医定向培养机制,对山区村医招聘困难的,可由镇政府或村委会推荐应届高中(或具有高中学历)毕业生到惠州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定向培养,学费由县(区)财政负担,毕业后须回所在镇服务。对于扎根农村、世代为医的村医子女,鼓励村医引导子女“子承父业”,同时给予专业技术培训、学历教育方面的便利,逐步形成乡村医生扎根基层的良好模式。